随着2018年IG夺冠,电竞酒店成为一门炙手可热的新生意火遍全国,从2018到2021,大多投资者秉持“开就赚”的心态入局,然野蛮扩张之下,电竞酒店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历经几年市场考验,电竞酒店痛点跃然纸上。今年,腾讯、京东、同城艺龙等资本纷纷下场电竞酒店赛道,是否会迎来新的改变?

EDG夺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冠军后,掀起了Z世代的热潮,一半人狂欢,一半人蒙圈。它不再是小众圈层和主流圈层的隔阂,更像是一个主流圈层,与另一个主流圈层的碰撞。

作为连接虚拟游戏与实体经济的最佳载体,电竞刺激和带动了一波新兴产业与年轻文化的产生与变迁。借着这股东风,电竞酒店扶摇直上。

火热的市场吸引了京东、腾讯、同程等巨头纷纷携资入局。然历经几年市场考验,电竞酒店痛点跃然纸上,当酒店被冠以电竞名义,资本火涌入之下,这到底是真实的需求还是吸睛的噱头?

在政策层面的“松绑之下”,国内电竞赛事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一些职业化的电竞俱乐部涌现出来。

2009年,LGD电竞俱乐部成立;2011年,IG电竞俱乐部成立;2012年,皇族电子竞技俱乐部成立;2013年,EDG电竞俱乐部成立。这些电竞俱乐部和此前国内出现的战队相比,采取了更加职业化的运营模式。

在电竞产业的基础游戏方面,不仅英雄联盟、DOTA2等端游电竞赛事蓬勃发展,而且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KPL作为代表的手游也带动了各类移动电竞的发展。在此基础之上,各大端游与手游电竞赛事都开始建立各自从城市赛到次级联赛,再到顶级职业联赛的金字塔式赛事结构。

根据《2021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电竞整体市场规模已接近1500亿元。其中,移动电竞游戏市场增速超过36%、电竞生态市场增速超过45%。预计2021年年底,电竞生态市场的市场份额占有率将达到28.3%,到2022年则将突破三成。

电竞生态市场的高速增长源于电竞商业化水平的不断提高,进而促使着电竞直播、赛事、酒店等衍生细分业态从诞生之初便有着腾云驾雾般的生长速度。各大城市和地区不断出台电竞产业支持及发展政策,电竞跨界IP合作不断推动着电竞破圈,电竞酒店更是”电竞+文旅“的直接受益者之一。

《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预计将达到1.5万家,到2023年将突破2万家。而在2019年8月、2020年8月的节点上,这一数据分别为1200家和8015家,市场增速为600%。

“电竞是一门新兴产业,融合了科技、文化、旅游等元素,正在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相关行业专家分析,“在疫情刺激下,以“优质宅”为契机,传统酒店向电竞酒店转型优势明显。当前,电竞酒店市场正处于地域性知名品牌与全国性领军品牌共存的体量扩张关键时期。”

在过去的三年中,大量投资者都秉承着“开就赚”的心态入局电竞酒店这门生意。但事实上,在经历了三年的市场考验之后,一些痛点也慢慢浮现了出来。

大胆地说,电竞酒店是一项实业成本高、运营成本高、客单价低且很难保证入住率的高投入小众生意——与此同时,这个行业的进入门槛还在不断提高。

某位电竞酒店业主在知乎上发表评论称,电竞酒店的用电量是传统商务酒店的四倍,而且单间客房的布草清洗成本也高于传统商务酒店,人力成本也不便宜,20间房至少需要5个人。

“电竞酒店需要专业的电竞设备,而它们往往价值不菲”,一名酒店资深从业者算了一笔账:普通四星级酒店每个房间的装修成本在15万元左右。电竞酒店如果要做到四星级别,那么每个房间还要加上每台电脑1万元(包括电脑、外设、电竞桌椅)的购置费用,房间的软装费用还需另算。

高成本之下,回本时间被拉长。“但我们毕竟消费的是酒店,而不是网吧。”一位网友的吐槽恰恰揭露了电竞酒店经营的痛点。

根据迈点评选出的“2020年电竞酒店品牌影响力十强榜单”,仅有魔奇和5F电竞酒店被定位为中档酒店,其他均为平价或经济型电竞酒店。

从市场动态来看,大唐网络旗下的天天电竞收购了温特;传统酒店集团如格林也在拓展电竞酒店事业;有戏电影则通过战略投资艾特社群酒店,涉足电竞酒店领域。但放眼全国,如今还没有出现在全国电竞用户心目中有分量的大品牌。

“整体而言,电竞酒店给用户的印象仍旧偏低端、廉价。而且知道今天电竞酒店还没有清晰的行业界定。”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说三年前的拥有400余家酒店的电竞酒店版块是一片十足的蓝海,那么2021年的1.5万家,甚至是2023年的至少2万家,则足可以把蓝海“染红”。

由“蓝”变“红”的商业环境必然会形成优胜劣汰的“拼刀血战”,而这血战中也必将有惨烈的“同质化”竞争,以及别出心裁的“差异化”竞争。

今年六月,腾讯游戏、腾讯电竞与香格里拉酒店集团联合定制的游戏电竞五星级主题房正式开放预订。主题房以电竞IP和游戏元素为主视觉,并提供专属游戏福利和周边商城,房间单价基本在千元以上。

与之同步披露的,还有“腾讯互娱数字IP酒店共创合作计划”,除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外,凯悦、万达、雅诗阁、金茂集团、超竞集团、烨侃科技、全游电竞、欧愉科技等首批联盟伙伴也正式亮相。种种动作表明,腾讯要在电竞酒店领域做个“大文章”。

“游戏电竞酒店的场景重建,不仅仅是增加硬件设备,目前用户在酒店的消费需求相对低频,要盘活酒店现有的低频空间,必须基于新的用户需求与新的技术不断迭代和升级内容体验。游戏电竞酒店实际可以联动餐饮、零售、室内乐园等业态,提供更丰富的消费场景,酒店有潜力成为新式‘文化空间’入口”,腾讯游戏副总裁、腾讯电竞总经理侯淼这样讲到。

相较于腾讯的“赋能”思维,京东则是撸起袖子,亲身下场,结合京东电竞俱乐部,创立“京东电竞酒店”品牌,配合自身在3C产品上的供应链优势,加速推动电竞酒店普及,从而反哺其电竞产业链。

同程艺龙则花了数千万元,投资了专业电竞酒店品牌“爱电竞”,并输出了一个“平台和技术赋能”的故事。此轮融资后,爱电竞品牌估值也突破了一亿元。

有分析指出,目前电竞酒店正处于3.0时期,通过规范服务、空间和环境,完善入住体验。例如在空间上,以loft的形式,区分开游戏区和休息区,改善卫浴和影音娱乐体验,并结合电竞IP来做空间文化场景。

“未来传统电竞酒店的概念将逐渐弱化,取而代之的,是电竞综合体时代的来临。”相关专业人士分析,电竞酒店之于市场,成为一个新的沉浸式的入口,换句话说,电竞酒店从物理刚需,延伸为年轻人的社交场。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